所有产品

数字时代与数字传媒

  1995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兼媒体实验室(Media Lab)主任尼葛洛庞蒂(N.Negroponte)推出了新作《数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将数字化提高到了空前未有的地步。他认为,如果说物质时代世界的基本粒子是“原子”的话,那么构成信息时代新世界的基本粒子就是“比特”(bit,binary digit 之缩写)。“比特,作为信息的DNA正迅速取代原子而成为人类社会的基本要素”,“信息高速公路的含义就是以光速在全球传输没有重量的比特”。他的一句名言“计算不再和计算机有关,它将决定我们的生存”传遍了全球。尽管尼氏将“比特”褒扬得近乎无所不能的观点受到一些人的批评,尽管“数字化将决定我们生存”的论断也受到一些人的质疑,但几乎所有的人都无法回避眼前的事实:数字化时代已经来临。

  数字(Digital)在英语中原本是手指、脚趾(Digit)这一名词的形容词形式,具有“数值”或“离散值”等含意,例如:0,1,。模拟(Analog)的意思是指相似物或类似物,有“连续的数值”的含意。由上述词源可知,在传输方式上,模拟传输是把信息作为“连续值”处理;数字传输是把信息作为“数值”处理。这一技术上的变化是电子计算机的出现。

  1946年,世界上第一台通用数字电子计算机问世,这是人类科技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一个新起点。1981年8月12日,美国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推出第一台个人计算机(PC Portable Computer)IBM 5150后,更为计算机在各行各业包括传媒业中的普及使用打开大门,并带来革命性的变化。计算机技术的不断提高和广泛使用,大大提高了人类处理、存储信息的能力。随着计算机网络的出现,又大大提高和扩展了人类交流信息的能力。计算机处理、存储、传送信息的基本单位是“比特”,即由1和0所组成的二进位数字。因此,人们对当今时代的描述信息时代、计算机时代、数字时代、比特时代、e时代等,尽管描述角度不同而更强调某一方面的特征,但它们的根本含义是等同的。

  数字化是指信息(计算机)领域的数字技术向人类生活各个领域全面推进的过程,包括通信领域、大众传播领域内的传播技术手段以数字制式全面替代传统模拟制式的转变过程。

  在数字化浪潮中,新传媒、新产业、新市场不断涌现,并且逐渐成为世界各国的战略发展重点和社会工程。如20世纪90年代相继出现了三个重要概念 信息高速公路、知识经济和数字地球。美国于1993年正式提出“信息高速公路”(即“国家信息基础设施”,Nation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 ,NII),其目的是使所有美国人能够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通过声音、影像、数据传递充分享用信息。1995年2月,在美国主持下,《全球信息基础结构:合作日程》形成,该文件指出:“在20世纪即将结束的时候,信息是形成世界经济体系的至关重要的力量。在下一世纪,信息产生的速度、信息的获取和信息的无数用途将会使各国经济发生更具有根本意义的变化。这些变化将是以前泾渭分明的电信业、信息业和大众媒介业的技术集中的结果。曾是区分传输声音、数据和图像网络类型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了。在数字世界里,这些网络可以结合在一起,通过同一个传送系统提供服务。由不同传输媒介如光缆、同轴电缆、卫星、无线电和铜线组成的多用途网络将提供各种各样的电信和信息服务,将把信息技术应用于家庭、商业、学校和医院。这些网络将形成发展各国和全球信息基础结构的基础,转而成为必将到来的信息时代把世界联在一起的无形的网。”1998年1月31日,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加利福尼亚科学中心做了题为《数字地球:展望21世纪我们这颗星球》(The Digital Earth:Understanding our planet in the 21st Century)的长篇演讲,首次提出并系统阐述了“数字地球”这个新概念,而这一概念提出的前提是,数字技术的新浪潮使当今地球上的人们能够大量地获得、存储、处理和显示关于我们生活的这颗行星的各种环境和文化现象信息。

  1998年6月1日,时任中国国家主席在接见出席中国科学院第九次院士大会和中国工程院第四次院士大会部分院士与外籍院士时指出:当今世界,以信息技术为主要标志的科技进步日新月异,初见端倪的知识经济预示人类的经济社会生活将发生新的巨大变化。他同时感慨到:前几年提出了“信息高速公路”,随后又提出“知识经济”,最近美国副总统戈尔又提出了“数字地球”的概念,真是日新月异啊!

  社会各个领域在迅速数字化的过程中,众多名词的前面加上了“数字”这一新的限定词,如数字图书馆、数字博物馆、数字摄影、数字电影、数字电视,乃至数字城市、数码港等等,不一而足。一些著名厂商也干脆将Digital字样放入自己的企业标识中,如“DOLBY DIGITAL”、“SAMSUNG DIGITall”。在全球信息化的进程中,还产生了国际社会必须认真对待和解决的“数字鸿沟”(Digital Divide)。短短几年时间,Digital已是如此深入人类社会。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数字化是世界各国比拼的新的竞技场,尤其是发达国家都力争成为这场竞赛的领跑者。这是一个正在迅速形成的巨大市场,发达国家利用现有的领先技术和事实上的标准制定者的身份,无疑要夺取最大的市场份额。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要想在新世纪全球性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尽快缩短与发达国家的数字化差距,甚至掌握更大的主动权,摆在面前的挑战无疑是巨大而严峻的。今天的中国对数字化的认识已经比20世纪90年代中期要深刻得多,全面得多,采取的实际行动也果断得多,有力得多。今天,众多的城市制定了建造“数字城市”、“数码港”的规划,如北京市在1999年就正式提出“数字北京”的概念,现正以举办2008年奥运会为契机,加快数字北京的建设,到2005年进入国际一流的信息化城市之列。具体目标为:①宽带骨干网人口覆盖率在规划市区达到100%,郊区大于90%;宽带接入的家庭普及率全市总体达到50%以上,中关村高科技园区达到70%以上;②有线%以上;高清晰度数字电视、数字广播开始向全市播出;③计算机普及率达到每百户50台;固定电线%;移动电线%以上,以及国家机关行政管理实现电子化、网络化,90%以上的企业进入电子商务等。

  在数字时代,传媒最本质的变化就是数字化,也就是说,数字技术成为当代各类传媒的核心技术和普遍技术。

  一是各类传统大众传媒的数字化步伐日益加快报刊书籍等印刷媒介,尽管最后的形态还是以纸介质呈现在受众面前,但制作全过程已经数字化;传统摄影正在向数字摄影发展;传统电影正在向数字电影发展;广播在经历了调幅、调频两个技术发展阶段后,正进入数字音频广播新阶段;电视也正全面迈向数字高清晰度电视。“化”者,彻头彻尾彻里彻外之谓也。“化”的最终结果,传统大众传媒自然也就成了完全意义上的数字传媒。

  二是基于数字技术的新传媒及新技术手段层出不穷。如数字照相机、数字摄录机、数字录音笔、个人数字助理(PDA,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电子书(eBook)、MP3(MPEG Audio Layer3)播放器、MD(Mini Disk)播放器、摄像头(Digital video camera)、扫描仪、DVD播放机、光盘刻录机、数字投影仪、3G手机、PS2及XBOX游戏机等等,以及用于媒体的各类数字专业设备。自然,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在各国各地区普及的国际互联网(Internet),对于全球信息传播的作用和影响力是首屈一指的。

  数字化最本质的特点是开放、兼容、共享,因此其发展进程会使传播格局和传媒自身发生以下重大变革:

  1、数字化沟通了以往泾渭分明的信息(计算机)业、电信业、大众传媒业三大领域,不仅出现了以往业务的相互交叉及“三网融合”的新趋势,而且出现了跨领域企业间的并购与整合。

  2、数字传媒颠覆传统产业,如MP3对传统唱片业的冲击就是最明显的例子。MP3在技术上形成了这样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局面:在音乐被化约为0和1的排列组合之后,任何人只要拥有和掌握相关手段,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再造一个完美的复制品,并可通过互联网进行广泛的传播。

  3、 数字传媒创造新的产业,如电子游戏尤其是在线游戏的兴起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仅以韩国为例,2000年韩国在线亿美元,这一数字足足是1999年的6倍,它与网吧(国外海外称“网咖”,即网络咖啡屋)业的繁荣、宽带网络的发展形成强劲的互动。有一句名言:电子(及在线)游戏绝不能把它仅仅当成游戏来看待。

  4、数字传媒改变了以往大众传播的特点,使“分众”、“小众”的特点得以发扬光大,更加适应受众需求的多样化和受众市场的细分化。如数字化技术使得广播、电视以往稀缺的频道资源成为富裕资源,从而提供了针对各类特定受众的数量众多频道的可能性。

  5、数字传媒改变了传统大众传媒单向传播的特点,具有了双向互动的功能,以往所说的“受众”仅能被动接收信息的地位得到极大改变,信息接收的主动权越来越多地向受众方面转移。

  6、数字传媒改变了以往受众收听收看广播电视必须同步性的特点,而实现了异步性,即受众在任意选定的时间进行收听收看,如有兴趣有必要可以反复收听收看。

  7、数字传媒改变了传统大众传媒信息发布受控严格的局面,使信息的传播流通更为自由,尤其是互联网通过其各种强大的功能,形成了海量信息源。

  8、数字传媒改变了以往众多传媒地域性传播的特点,使传播的范围扩大至全球。不论是报刊通过卫星传版异地印刷或通过互联网传播,还是卫星数字广播及卫星数字电视,均以覆盖洲际乃至全球为特点,追求国际影响力和争夺国际传媒市场中的份额。

  9、数字传媒不断制造出新的数字明星及数字时尚,使人们崇拜的对象甚至也由现实的明星转为数字化的明星,并形成追求数字时尚之风。如电子游戏《古墓丽影》中的劳拉(Lara Croft)、世界上第一个虚拟新闻主播阿娜诺瓦(Anava)、韩国的“流氓兔”(MashiMaro)、日本的寺井有纪、人见人爱的台湾儿童动画形象阿贵等数字明星以及各类数字化新产品,均成为“新人类”、“新新人类”生存方式的一部分。

  10、数字传媒改变了以往某类传媒仅提供单一形态信息的特点,如今任何传媒都具有了提供多媒体信息及产品的能力。

  11、数字传媒改变了以往受众个体只能是信息接收者的局面,使受众个体也可成为信息的发布者。如互联网的出现,便造就了实现“一人一媒体”(指任何人只要具备一定的网络知识和技能便可通过建立网站、发行邮件出版物等网络功能,发布新闻传播信息,犹如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媒体)的基础,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

  12、数字传媒成为“数字内容提供者”(Digital Content Provider,DCP),其发布的信息可以通过各种传播平台进行传播,而受众亦可以通过多种数字化终端进行接收。

  13、数字传媒不仅使新闻工作者的工作方式发生极大变化,而且使新闻传媒机构在新闻和信息的采集、处理、存储、发送等各个环节上发生重大变化,新的运作机制和工作流程在数字化进程中建立和完善起来。

  14、和记娱乐。数字传媒形成虚拟的环境和空间,将不断改变人们目前人们工作、学习、生活、娱乐、交往的方式。

  15、数字传媒是推动全球化的强有力因素,它使任何人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都可以与其他任何人进行任何形态信息的沟通交流。

  16、数字传媒在产生积极作用的同时,也会产生负面作用和新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假新闻及不良信息泛滥、公民隐私权更易遭到侵犯、知识产权保护更加困难等等,这些都需要认真对待,甚至有待国际社会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