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产品

佳兆业上市平台矩阵的野心和危机

  1月14日晚,振兴生化(000403.SZ)宣布,当天广东双林已领取新的营业执照,将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浙民投提名并当选为执行董事的杨成成,并启用新的公司公章。

  此际,距离1月12日,振兴生化监事会主席、广东双林副总经理王卫征被带走调查已有两日。

  “公章事件”终于告一段落,但佳兆业(的烦恼未完,其正逐渐丧失对广东双林的控制权,在振兴生化层面,无论是持股抑或是董事会席位上均无优势。

  或许是上一波房地产业务带来危机让佳兆业更迫切地期待分散风险,在2017年第一季度复牌前后,佳兆业把集团战线.HK)并一路增持至最大股东;2017年2月,佳兆业争取体育产业龙头股中体产业(600158.SH)控制权,但无果。2017年3月27日,佳兆业停牌两年后复牌,此后更是频繁出手,同年7月收购南太地产(NTP.N)控制权,9月收购明家联合(300242.SZ),11月入股振兴生化,2018年12月分拆佳兆业物业(02168.HK)上市。

  六个上市平台,这些年来,以多元化发展资本矩阵著称的恒大,也不过如此。于振兴生化的失利看来更像是佳兆业精力与资金无暇跟上的必然。此后,佳兆业将在振兴生化扮演何种角色的问题,与以何种姿态对待多元化上市平台问题,殊途同归。

  从罢免广东双林总经理朱光祖开始,佳兆业便又陷于因股权与核心公司控制权衍生出的纠纷中。

  广东双林是振兴生化的核心公司和主要业务实体。2017年11月,佳兆业以21.87亿元,收购振兴生化18.57%股权。这是振兴生化原控制人振兴集团不敌外来资本大鳄浙民投后,寻求退出的结果,也是佳兆业业务扩张的主动行为。

  佳兆业首先行动的是美加医学。2016年10月,彼时佳兆业还正为审核财务数据、发布年报、争取复牌而努力,却分出精力去举牌一个与房地产开发业务毫不相干的美加医学,一家从事义齿制造和销售的公司。

  佳兆业在美加医学出手迅猛,一如其近年于资本市场的凌厉。港交所披露易数据显示,2016年10月、11月两个月,佳兆业和佳兆业董事会主席郭英成个人分别出手,一举拿下美加医学近30%股权。

  此后经过2017年的供股包销和2018年的小幅增持,目前佳兆业持有美加医学42.99%股权,美加医学也索性在2018年更名为佳兆业健康,正为真正的“佳”系企业。

  撇开没有拿下的中体产业,2017年,佳兆业又取得了南太地产、明家联合、振兴生化三个上市公司控制权或成为主要股东。

  2017年7月,佳兆业收购纽交所上市公司南太地产原主要股东顾明均夫妇持有的约650.4万股,17.7%股权,总代价1.1亿美元,人民币约7.5亿元,其主要资产为深圳宝安区和光明新区的三宗土地。

  这些工业用地能配套一定公寓产品进入住宅市场销售。近日,位于深圳光明的南太云创谷已亮相。

  2017年9月,佳兆业宣布以17.6亿元的价格收购明家联合21.25%股权,并获得这家A股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其时佳兆业一位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次收购是佳兆业实施多元化转型、进入“互联网+”科技领域的重要一步。明家联合是一家互联网行销公司。

  2018年5月,有消息指称佳兆业拖欠原控股人收购尾款,质疑佳兆业债务压力沉重。随后已更名为佳云科技的明家联合称,称佳兆业已支付完毕所有款项,公司不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情形。

  郭英成解释过佳兆业多元化和股权收购的逻辑,做旧改出身的佳兆业,在深圳等地拿到的旧改项目,涉及各个产业或要求相关配套,佳兆业不做别人也会做。

  无论如何,房地产业高增长终有一天会到头,而相比单纯的地产股,产业多元且综合的股票似乎能获得更高资本市场估值。

  但其中艰难不容忽视。把一个业务版块分拆运作上市不易,收购回来的上市公司中双方团队的融合、对全新业务的适应、人事管治更加费神。

  1月14日,振兴生化称,广东双林原公司公章及其所形成的空白凭证和空白文件一律作废并不得再使用,继续使用原公司公章所产生的一切法律责任均由使用当事人自行承担。

  掌管原公章的佳兆业,再也不能代表广东双林作官方决策和发声了。广东双林和介入广东双林的佳兆业将何去何从?

  一名来自广东双林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目前佳兆业和浙民投正在和谈。佳兆业剩在双林的高管已不多了,除了王卫征,只有一个财务总监王庆生,新的人事任命还没下来,现在可以说是浙民投说了算。”

  接下来,佳兆业是否会安守财务投资者角色,还是按其于资本市场的一贯作风来获取控制权,截至发稿前,佳兆业未向第一财经作出回应。

  即便有绝对持股优势、完全由佳兆业控制的佳兆业健康(即美加医学),同样经营不易。2018年半年报显示,佳兆业健康收入同比增加25%至1.27亿港元,但净利润却从2017年的0.069亿港元萎缩至0.011亿港元,原因包括劳工成本上升、政府补助减少等。

  即便有佳兆业的资本运作,但这只从上市以来股价便未曾超过1元的老仙股,在佳兆业介入后,股价亦未得到提振,反而处于长期阴跌中。

  第一财经测算过,包括包销和郭英成个人持股在内,佳兆业持股佳兆业健康总耗资9.264亿港元,然而盈利分红和股价回升难以预期。

  类似情况也出现在佳云科技等平台,好在南太地产的土地变现容易,佳兆业收回成本不难。

  2018年上半年,佳兆业销售金额增速放缓,下半年深圳多个项目入市拉升公司全年销售业绩。据佳兆业公告消息,2018年全年,公司总合约销售业绩为700.59亿元,合约建筑面积为383.7万平方米,分别同比增加56.7%、37.7%,平均售价为18261元/平方米,同比增加13.8%。

  佳兆业频频向资本市场出手的2017年,公司净负债率达300%,到了2018年上半年,佳兆业净负债率下降约42个百分点,降低至258%,但仍不足以让郭英成满意。

  佳兆业净负债率的理想目标是去到200%以下,但降负债是个长期过程。按照佳兆业行政总裁麦帆此前表述,佳兆业会继续降杠杆,控制债务规模,现金为王。

  2016年、2017年、2018年,佳兆业均有新增上市平台,在这种背景下,2019年佳兆业会再出手吗?